今日天气:

专题专栏更多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中国旅游新闻:恩施,有座迪恩·波特峰

        不停地挑战极限,创造着生命的奇迹,用特殊的方式宣示着人类至高无上的尊严。他的生命注定不会在大地生根,而是在辽阔的蓝天里像云一样漂浮。

  雨雾迷蒙之中,迪恩·波特峰影影绰绰,一只苍鹰在空中打了个寒颤,在我们头顶盘旋滑翔。那只鹰鸣叫了一声,飞向远方。

□陆令寿

   在一个春夏之交时阴时雨的日子,我随着全国知名作家大V考察团来到了恩施大峡谷。在与金牌导游谭桂英的闲聊中,得知了一个让我惊愕不已的消息。天下着细雨,我们撑着伞立在像天然屏风一样的大断崖前,我指着三年前被命名为“迪恩·波特峰”的海拔1720米的山峰问:“那个美国人波特现在跟大峡谷还有联系吗?”小谭顿时收住了脸上的微笑,语气凝重起来:“您不知道吧,您说的那个波特,已经死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是听说还是真的?”小谭说:“网上有。”我急忙打开手机在百度里急切地寻找,寻找那个在我生命记忆深处烙下深深印痕的名字。

  小谭说的没错,网上一连串有关迪恩·波特的信息噌噌地跳出来,其中最醒目的是“世界极限大师迪恩·波特跳伞遇难”。据美国媒体报道:当地时间2015年5月16日晚,美国著名极限运动员迪恩·波特与其搭档格拉汉姆·亨特在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进行定点跳伞时不幸遇难。迪恩·波特享年43岁,其搭档格拉汉姆·亨特年仅29岁。呜呼,哀哉!冥冥之中,我对这位生前被世人称为“疯子”的波特的死似乎有些预感,这种预感来自三年前我在恩施大峡谷亲眼目睹他的高空行走。

  在没有看他高空徒步惊险表演时,我不知道世界上有个这样敢于冒险的“疯子”,一个敢于向生命极限挑战的“疯子”,一个一次又一次刷新纪录创造奇迹让世人景仰的“疯子”,他的名字叫迪恩·波特,来到中国后又取了个中国名字“丁波特”。

  那是2014年4月22日,一个雨过天晴、阳光明媚的日子。在恩施大峡谷景区,湖南卫视的摄像机从14个机位对准一个叫“一炷香”的景点,全方位高频率地进行现场报道。一炷香离我们观摩的地点直线距离约一公里。远远望去,奇峰凸起,一炷香如同巨人昂首挺立,傲视苍穹。天色湛蓝,洁白的云朵在一炷香的上方如同绸缎缥缥缈缈。我把望远镜调到适中,把一炷香拉到跟前,只见一炷香的顶端长着一棵形状别致的松树,在风中摇曳。在一炷香旁,有两座绝壁山峰,两峰之间系着一根尼龙扁带,这根扁带宽2.5厘米、厚0.3厘米,离地面约160米,长40米。一会儿,被称为“疯子”的迪恩·波特将不借助任何平衡辅助器具在扁带上赤脚行走,实现在中国的新跨越。

   山下,土家儿女跳起了欢快的民族歌舞,边击鼓边呐喊:迪恩·波特,哈格咂(土家语:好得很)!为即将开展高空徒步行走的勇士助威。离表演的时间很近了,山下转播的各个机位进入静默状态。欢腾的主会场顿时安静下来,只有山风飒飒地响,山上山下彩旗飞扬。

   不一会儿,一个高大英俊的美国小伙出现在镜头前。金黄的头发、高高的鼻梁,手和脚都特别的粗壮。波特轻松愉快地接受湖南卫视的采访。从中我们得知,主办方从安全考虑,在两山之间架起了钢丝绳,并花了30多万元在高空行走的下端架起了安全网,以防万一。当迪恩·波特知道这一切后,简直可以用极端愤怒来形容,他挥舞着一双粗大的手,一连说了好几个“NO”,什么叫徒步?徒步就是不要任何保护装置,你们这样做,是对我专业精神的羞辱,知道吗?不真实,这是对成千上万的中国观众不尊重!看着无比激愤的波特,主办方只好做了妥协。这个可爱的疯子要在没有任何保护装置的情况下走完这段充满神奇和惊险的40米。他对主办方郑重承诺:如果出现意外,不要对我进行救护,请在第一时间告诉我的母亲,我永远留在了中国。这种发自肺腑的声音,让多少中国人感慨不已。在各方见证下,他用那双硕大无比的手与主办方签订了生死状。这就是一个挑战生命极限的勇士的信念和执着,一个疯子高贵无比的尊严!

   主持人宣布波特要走了。也许要等五分钟,或者一刻钟。我不知道此时离我一公里远的波特,这位到异国他乡来的英雄的疯子,在想什么。他没有让观众等待很久,接了一个电话,据说是他远在美国的母亲帕特丽夏打来的。帕特丽夏从前接受采访时曾说,波特的父亲是陆军上校,曾去约旦执行过任务。波特对攀岩的热爱就源于那次全家的约旦之行。当时波特才5岁,总是试着攀登住处周围的石墙,不惜被摔得头破血流。自那以后,小小的波特就做起了飞行的梦。在梦中波特飞了起来,也坠落了。波特常常好奇,不止一次地问自己:“这是不是坠落身亡的预兆?”他没有被一次又一次的噩梦吓倒,反而将其变为动力,“我不断地挑战,是要向自己证明,我可以控制这一切,战胜这样的恐惧”。

   当死亡威胁他时,他比任何人都清醒:“我的视力会更敏锐,对声音也更敏感,平衡感和美感都随之而来。很多的创意都来自这种接近疯狂的感觉,它们就在脑中突然出现。”正因为这样,他与死神一次次擦肩而过。在他短暂而又充满危险的人生旅途中,挑战极限的记录不断刷新:2002年,攀登上海拔1005米的“船长峰”,他和他的搭档西恩·拉里创造了两人结组攀登此峰所用时间最短的世界纪录——2小时36分45秒;2006年7月,他和两位搭档以34小时57分攀登了“沉默的岩壁”路线——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内船长峰上的最难路线之一,而当时正常攀登时间在5天以上;2008年8月6日,波特背着5磅重的极限跳伞装备徒手攀登上海拔3962米的瑞士艾格峰北壁上的一处俯角石灰岩路线。然后进行极限跳伞,从艾格峰一跃而下,垂直距离达3000多米。整个过程历时2分50秒,创造了世界上最长距离的极限跳伞纪录,并凭此获得《国家地理》杂志2009年度探险人物称号;2011年4月,他攀爬约塞米蒂国家公园东南边的“冰川之极”,在海拔近2000米的高山岩壁上,徒手攀登至顶。中国有句古训:失败乃成功之母。波特没有失败,也不允许失败。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成功也在孕育着失败。成功的路一步步把波特推向死亡的边缘。选择了挑战,也就选择了死亡。

   我不知道作为母亲的帕特丽夏在电话里跟儿子说了什么。世上母子心连心。面对习惯了与死神打交道的儿子,她会说什么呢?接完电话,波特就迈开了惊人的步伐。我们凝神屏息,目睹戴着耳麦听着音乐的波特一步一步向前迈进。观众通过挂在波特腰上的实时收音麦,可以听到呼啸的山风吹动麦克呜呜怪叫的声响,听到波特一声又一声急促沉重的呼吸。走出四五米,波特开始剧烈地摇晃,当摇晃的幅度很大时,波特机智地下蹲,一只脚凌空,一只脚弯曲,让摇晃的身体获得平衡。走到中间时,一阵怪风扑来,波特的身子一下子歪到一边,所有人的心都快蹦出来了。然而,波特双手一展,像一只雄鹰,很快把倾斜的身子扳了回来。这样让观众心惊肉跳的动作有好几次。

   离终点越来越近了。只见波特一连串碎步和一个跳跃,终于到达了终点。波特匍匐于地,哭了,麦克风传来他饮泣的声音。我们这些有幸在现场的观众,不少人都跟着这位疯子英雄流下了热泪。

   还是那位牵肠挂肚的远在美国的妈妈帕特丽夏给波特打来了电话。波特告诉妈妈:儿子还活着……美丽的土家姑娘献上了别兹卡最珍贵的礼物——她们亲手编织的西兰卡普。波特把它披在肩上。阳光下,在五颜六色的西兰卡普的映衬下,波特英俊的脸庞显得格外精神。恩施市副市长张渊平把将迪恩·波特挑战的两座孤峰命名为“迪恩·波特峰”的鲜红证书郑重地交给波特,波特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成功的他,再一次向全世界证明了他挑战人类极限的实力。

   按照计划,在高空徒步之后,还要做攀岩表演。人们都期待着下一个精彩,但也有些疑问:高空徒步已经极大地消耗了波特的精力和体力,波特还能完成攀岩表演吗?人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当主持人问波特何时开始攀岩时,波特说:上午刚下过雨,岩壁太湿滑。他抬头望了望那壁立千仞的悬崖峭壁,意味深长地说,我们不能与大自然对着来,大自然告诉我,今天不能攀。都说波特是疯子,然而,他疯而不狂,对事物总有着敏锐的判断。的确,他是个疯人,他超人的意志和胆识恐怕没人能超越;他又是个神人,每时每刻接受着神的暗示,对事物做出明智而又恰当的决定;他还是个奇人,不停地挑战极限,创造着生命的奇迹,用特殊的方式宣示着人类至高无上的尊严。我知道,像波特这样的人,一旦选择就会终生不变,他不会中途停顿,他会身着翼装,在蔚蓝的天空里张开双臂,像鸟儿一样翱翔;他会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踩着那富有弹性的软绳,摇摇晃晃惊心动魄地在高空行走。他的生命注定不会在大地生根,而是在辽阔的蓝天里像云一样漂浮。会不会有一天撞上死神,飞翔的鸟儿折翅坠落,魂断蓝天?我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没法知道波特对于死亡随时降临有没有心理准备,但有一点可以证明,他一直过着单身的生活。他不寻偶,不要家庭,没有妻子和孩子,是不是一旦出事,不牵累别人?

   波特没有在恩施大峡谷攀岩,似乎有些歉意。他说他下次还要来中国,还要来恩施大峡谷,还有机会。但他没有再来,永远不会来了。真实的他,第一次在喜爱他的中国观众面前失言了。

   从峡谷里吹来的风湿漉漉的。走在悬崖峭壁的栈道上,雨越下越大。雨雾迷蒙之中,迪恩·波特峰影影绰绰,一只苍鹰在空中打了个寒颤,在我们头顶盘旋滑翔。那只鹰鸣叫了一声,飞向远方。